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证监会将南极电商股票纳入重点监控 机构、北向资金玩“探戈”

原标题:证监会将南极电商股票纳入重点监控,机构、北向资金玩“探戈”

投资者们在等待“靴子“落地;而北向资金和机构资金,却玩起了”躲猫猫“和”探戈“的游戏

1月以来股价闪崩的南极电商(002127.SZ)受到证监会关注。

第一财经本周一(1月11日)就南极电商股价“闪崩”及可能涉嫌财务造假的情况,向证监会提问。在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回应称,证监会已将南极电商股票纳入重点监控范围。

1月以来,多家机构联合抛售南极电商股票,形成闪崩之势,最近10个交易日录得三个跌停板,但南极电商公开消息层面并没有明显的利空。

1月8日,南极电商发布首次股份回购的公告;1月12日晚间,南极电商还发布澄清公告称,2020年GMV(指南极电商经销商(南极共同体)在电商平台销售该公司品牌产品的成交总额)超过400亿元,较2019年增长30%以上。

投资者们在等待“靴子“落地;而北向资金和机构资金,却玩起了”躲猫猫“和”探戈“的游戏——你进我退,我进你退。

要求会计师重点审计

“我会已在第一时间将公司股票纳入到了重点监控的范围,同时,督促公司于1月13日发布了澄清公告,回应了市场相关质疑,并要求年审的会计师对公司2020年度的财务报告进行重点审计。”高莉说。

自2018兴业证券一份研报PPT在网络流传以来,南极电商资金体外循环和商业模式的质疑文章时有出现。至2021年开年头两个交易日股价闪崩时,质疑达到最顶峰。

第一财经曾在2020年6月28日发表《解密南极电商GMV暴增异象:经销商频变脸,子公司玩隐身藏玄机》。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南极电商经销商销售数据和GMV业绩数据打架;多家南极人重量级店铺不停更换经营者、店铺经营者注册地址和名称经常变更,上下游供货商、经销商之间存在难以解释的资金往来,以及明显的人事关联,还存在资金通过个人账户走账的迹象。

1月8日晚间,南极电商实际控制人张玉祥与第一财经记者电话沟通时回应记者自己不可能造假,“我学法律的,我会去造假吗?”

1月12日晚间,南极电商针对上述PPT的六点质疑,作出八点回应。

不过第一财记者发现,南极电商的回应存在诸多自相矛盾和澄而不清的情况。比如,南极电商在自己到底属于服务业还是生产制造业,存在重大矛盾。它表示自己的主要业务为收取品牌授权服务费,营业收入的销项税率为6%(归属服务业);却又有相当多的业务使用“前店后厂”的“传统生产‘模式。(阿里渠道上30%~50%为前店后厂模式,在拼多多渠道50%~70%为前店后厂模式。)

高莉同时表示,在日常监管中,深交所对公司的经营模式和业绩真实性保持高度关注,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连续三年对公司的年报进行了重点审核,同时强化了对公司的关联交易、重大投资、闲置资金理财等事项的问询。

高莉表示,证监会将持续落实“零容忍”要求,持续关注公司相关情况,同时紧盯财务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一旦发现必将依法予以严格查处。

北向资金和机构资金跳“探戈“

2021年前三个交易日,南极电商股价大幅下跌,但深股通北向资金却大幅增持南极电商股票。至1月4日,深股通一跃升为南极电商第二大股东,持股数量仅次于张玉祥,占总股本比例为5.82%。

据1月12日深交所龙虎榜盘后数据,该交易日两机构席位卖出3亿元,再加上1月4日和5日两日龙虎榜数据,三次龙虎榜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为6.22亿元,买入金额为0。

机构在卖,深股通在买。1月12日,深股通买入2.39亿元,并卖出6380万元。此前第一财经记者统计,1月4日至6日,深股通净增持南极电商合耗资计超过2.5亿元。

粗略估算,1月前7个交易日,深股通增持南极电商合计耗资超过4亿元人民币。

1月4日,南极电商公布最新前十大股东持股数据。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新晋成为南极电商第八大流通股股东。

较长时间来,南极电商属于机构抱团股。1月以来机构何以联合大举抛售南极电商,颇令市场费解。

不过1月14日南极电商龙虎榜的数据却来了一个180度大转——机构在买进,北向资金在卖出。三家机构席位合计买入近2亿元,卖出800余万;深股通卖出近2.5亿元,买入1.4亿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千炮金蟾捕鱼_捕鱼高手_1000炮捕鱼 » 证监会将南极电商股票纳入重点监控 机构、北向资金玩“探戈”